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居家办公期间,要不要学点英语?

2022-04-05 06:23:1681 ℃

  为打造一支政治信念坚定、审判实践丰富、专业造诣精深、工作业绩突出,在全市、全国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审判业务领军人才队伍,发挥示范引领、打造司法精品、提升法院影响力等作用,实现“人才强院”目标,2020年以来,上海一中院按照审判业务能力和法学理论功底“双拔尖”的标准,综合办案质量、调研成果、表彰奖励,并兼顾法官年龄结构、学历层次及后续培养空间等因素,确定了第一批次7名、第二批次4名领军人才培养对象。官方微信公众号推出《领军人才培养》专栏,记录领军人才培养对象的成长业绩。

  作者

  成阳

  上海一中院商事审判庭副庭长

  三级高级法官

  《人世间》里的周家大哥说:幸亏有苏联笔友可以通信,才没把俄语完全丢掉。而在法学院里,小伙伴们或许早已在各种英文法庭大赛中摸爬滚打,从Willem C. Vis国际商事模拟仲裁庭辩论赛,到Telders欧洲国际法模拟法庭大赛,再到Jessup国际法模拟法庭大赛等等,练就了一身英文庭上陈述和书状撰写的本领。

  一朝从法学院来到法院,无论选择的是英俄德法日的哪一种,踏入“从庭间到案卷只剩这么点”的生活,外语都面临闲置的风险。曾经打磨的英文阅读和写作等能力,对法官而言是否还有用武之地?

  “忙里要偷闲,须先向闲时讨个把柄;闹中要取静,须先从静处立个主宰。不然未有不因境而迁,随事而靡者。”作为法院人,如若英文曾是兴致所在,仍可有所准备,积微成著,以尽所长。

  提升涉外审判能力的“好工具”

  尽管民事诉讼法规定,审理涉外民事案件,应当使用我国通用的语言文字。但如果想要有效应对案件审理中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就前沿性国际法问题给出建设性解决方案,那么,法律解释的智慧和英文理解的敏锐二者则缺一不可。试举两例:

  一例是对英文合同条款的解释。

  如何理解英文合同条款,既是语言问题,也是合同解释的方法和价值判断问题。

  在A公司与B公司达成的技术许可协议中,争议解决条款约定:

  The arbitration shall take place at China International Economic Trade Arbitration Centre (CIETAC), Beijing, P. R. China and shall be settled according to the UNCITRAL Arbitration Rules as at present in force.

  后A公司向CIETAC提起仲裁,B公司则以双方约定的是我国仲裁法不允许的临时仲裁为由,向法院申请确认仲裁条款无效。条款中约定的“take place at”,词组本意固然可理解为是就地点的约定,但结合条款对CIETAC的约定,亦可理解为是就仲裁机构的选定。

  此时,对英文合同条款的理解存在分歧,如何准确解读以给出尊重当事人仲裁意愿、支持仲裁国际化的理解,就有赖于法官的选择和智慧。

  另一例是对国际公约的理解。

  这是最高法院民四庭的沈红雨副庭长分享的一则小故事。

  《蒙特利尔公约》第33条规定,损害赔偿诉讼的管辖法院可以是“承运人……订立合同的营业地的法院”,英文为:

  before the court…

  where it (the carrier) has a place of business through which the contract has been made.

  该条源自《华沙公约》第28条,英文为:

  before the court having jurisdiction where the carrier…has an establishment by which the contract has been made.

  该条中,无论是“an establishment”还是“a place of business”,在中文版本中虽写为“营业地”,但与我国法律规定中的“营业地”内涵是否相同,外国航空运输企业在我国境内的常驻代表机构能否纳入该条规定,仍值得商榷。

  鉴于公约的规定与我国民事诉讼法中对航空运输合同纠纷的管辖规定并不一致,在今后的司法实践中,对公约规定如何解读、如何更好地平衡航空运输托运人的利益,亦有待来自司法一线的才智,值得进一步研究。

  在审判中我们所面对的英文问题,语言本身难度并不大(即便有难度,如涉及域外法的查明等,亦可在民事诉讼法的框架下依靠翻译、举证质证及专家意见来解决)。尽管如此,要在涉外法治领域向前多迈一步,对合同条款和法律条文做出既不违背国际法原则和规则、亦符合我国国家利益和人民福祉的理解与适用,仍需要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善用、活用英语这一工具,在法律的规则性和语言的灵活性之间寻得最佳结合点。

  拓展司法研究视野的“好帮手”

  在司法研究中,掌握英语的用处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英文文献检索,二是普通法案例研习,三是法规和书籍的翻译。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