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图像叙事与文字叙事——故事画中的图像与文本

2022-05-05 08:02:3784 ℃

由语词或话语构成的文本与图像之间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关系,本文通过具体考察故事画,探讨了叙事图像与叙事文本之间错综复杂关系的一个方面:图像对文本的模仿或再现问题。文章认为,语词与图像都是叙事的工具或手段,但在和语词的长期共存与竞争中,图像总是处于被贬抑的地位,所以在中西文化史上,文本都占了叙事作品的绝大多数,是叙事传统中的绝对主流。按照法国学者塔尔德的“模仿律”,“优势媒介”容易成为“范本”而被模仿,所以艺术史上就出现了叙事性图像模仿叙事文本的倾向。文章还运用皮尔斯的符号理论,对故事画中图像与文本间的复杂关系进行了具体分析。

[关键词]图像叙事/文字叙事/故事画/图像/文本/模仿/符号学  

无论是在日常生活还是在学术研究中,“图像”现在都已成为一个关键词。所谓的“后现代转向”,在某些学者看来其实就是“图像转向”,正如美国学者安东尼·卡斯卡蒂所指出的:“鉴于当今的社会与物质环境,后现代主义哲学的‘审美转向’已经不是多新鲜的事儿了。图像不只是无处不在——存在于任何表面之上或任何媒介之中,而且占据了一个先于‘事物本身’的位置;今天的世界甚至可以用‘图像先行’来定义。也就是说,图像不仅仅在时间上,而且在本体论的意义上均先于实在①。曼哈顿的时代广场已经转化成这样的一个都市空间,其中几乎每座建筑都非物质化了,让位于屏幕墙。‘普通的’手机已经具备了照相机的功能;它们还能播放视频,并能利用互联网上丰富的图像资讯。作为中国最大最美丽的自然景观之一,九寨沟利用巨大的室外电子屏幕向游客介绍了自己,特别是向他们展现了各处景点的图像。这些拟像所产生的效果不仅是宣布(或宣传)了实在,而且还使它的存在合法化了。”[1]斯科特·拉什认为:话语与图像之间的区分,本身已经为后现代美学这种“指意的图像体制”提供了基础。在《后现代主义社会学》一书中,斯科特·拉什还对现代与后现代的“感受性”作了一个区分:“现代的感受性首先是话语的,是居于图像之上的赋予特权的语词,是居于废话之上的理性,是居于非意义之上的意义,是居于失去理性之上的理智,以及居于本能之上的自我。与此对比起来,后现代的感受性是造型的,并且赋予视觉感受性以高于字面上的感受性的特权,赋予造型一种超越概念的特权,赋予感觉一种超越意义的特权,以及赋予直接性一种超越更加中介的智力模式的特权。”[2](P95)此外,作为后现代运动的主将之一,在其早期著作《话语,图像》中,“利奥塔认为西方哲学是围绕着话语与图像、推论与感觉、说与看、阅读与感知、普遍与特殊之间的二元对立组织起来的。在上述每一组对立中,前者在传统上总是被赋予特权,而利奥塔则试图捍卫这些二元对立中被贬抑的一方。与许多符号学家提倡语言之优先性的作法相反,利奥塔赞成图像、形式和意象——亦即艺术和想像——对理论的优先性。”[3](P195)而且,利奥塔的目的还不止于此,“《话语,图像》一书并不仅仅是在倡导图像优于话语,或所见优于所言,它同时也在从事一项解构事业。利奥塔希望使图像进入到话语之中并影响话语,并且发展出一种绘图式的(figuring)写作模式,‘以言词作画,在言词中作画’②。”[3](P198)从中不难看出,利奥塔并不是真的要拒绝或否认话语,他只是试图把图像从长期的被贬抑中解放出来,并提醒人们注意话语中被遗忘的因素,正如马丁·杰伊所说:“对利奥塔来说,话语意味着文本性(textuality)对感知的控制,概念性表征(conceptual representation)对前反映表达的控制,理性的逻辑一致性对理智的‘他者’(other)的控制。它是逻辑(logic)、概念、形式、理论思辩作用和符号的领域。因此,话语通常用做传递信息和含义的符号载体,在此,能指的有形实质(materiality)已经被遗忘。”[2](P89)看来,利奥塔心目中的理想状态是话语(文本)与图像的和谐共处、相互借鉴、相得益彰。

无疑,由语词或话语构成的文本与图像之间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关系:语词是一种时间性媒介,图像则是一种空间性媒介,但由语词构成的文本却总想突破自身的限制,欲达到某种空间化的效果(这种情况在现代作品中尤为明显);而图像呢?也总想在空间中去表现时间和运动,欲在画幅中达到叙事的目的。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图像与文本间有时还存在着某种复杂的“互文性”关系。总而言之,“图像与文本的关系是一个古老的问题,亚里士多德论述过诗歌与绘画的平行关系,贺拉斯的名言‘诗如画’更是建立了它们的姊妹关系。在西方历史上,关于图像与语言的关系的争论,可谓是一场‘符号之战’。所以,米歇尔(W.J.T.Mitchell)将图像与语词喻作说不同语言的两个国度,但它们之间保持着一个漫长的交流与接触的关系。”[4]当然,正如很多后现代理论家所指出的:除了这种相互借鉴和模仿的关系,图像与文本间还存在着竞争和压制的关系。在我看来,如果真正能把图像与文本之间那错综复杂的关系搞清楚,文艺理论、史学理论甚至其他学科中很多棘手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③。在《论现代小说的空间叙事》(《江西社会科学》2003年第10期)、《空间形式:现代小说的叙事结构》(《思想战线》2005年第6期)、《时间性叙事媒介的空间表现》(《江西社会科学》2007年第4期)等文章中,我主要探讨了叙事作品中“以言词作画” 的问题,并且涉及到“在言词中作画”的问题。在本文中,我将通过具体考察故事画,来探讨叙事图像与叙事文本之间那错综复杂关系的另一个方面:图像对文本的模仿或再现问题。

 

一、叙事:语词与图像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