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睡美人》开始不是写给儿童的

2019-06-12 08:29:06196 ℃

《睡美人》开始不是写给儿童的

《睡美人》开始不是写给儿童的

《睡美人》开始不是写给儿童的

《睡美人》开始不是写给儿童的

火爆了十多年的童书,在刚刚过去的“世界读书日”,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童话大王郑渊洁直指“童书作家违法进校园售书”问题,炮火“蔓延”至当红作家“曹文轩”“杨红樱”。

当中国90%的出版社都在做童书,当研究者以“儿童文学图书重复出版现象”为研究对象时,几乎可以看见“逐利”和“着急”情绪在童书出版市场上的蔓延,而郑渊洁所爆料的“问题”或许不过是童书“火爆”背后的冰山一角。可是,热点终有一天会被新的热点所覆盖,而所有的父母和孩子却扎扎实实地面对着如何“阅读”的问题。在童书空前繁荣的时代,如何从鱼目混珠的书海中,找到好书?如何阅读历史中的“经典”?

今天,我们将展开一场开放式讨论,这场讨论不会提供“标准答案”,但会帮助提供一种理解“童话”,选择“童书”的思考路径。

撰文/潇湘晨报记者赵颖慧

“不是因为一个故事够经典,所以大家都应该去喜欢”

先从“过去”说起,当“经典”被“重新阅读”,“意见”开始发生分歧。

最近一位网名叫“轻成一只飞燕”的妈妈在微博上说:“我从来没有给我女儿讲过《海的女儿》这种‘经典童话’。”当女儿在故事机里听到“小美人鱼化成泡沫”时,她赶紧把开关按了,并对女儿说:“别学小美人鱼,鱼类智力不高,你是人类女孩,你有脑子,没有任何人值得你付出生命。”

她反对《海的女儿》的原因有三:第一,生命观错位,没有任何人值得你付出生命;第二,就为了一个只看过一眼的男人,用美丽的长发、无法说话、直立行走如刀割,换一个所谓“爱情”?第三,所有王子公主式的童话不适合讲给女孩子听,因为生命不只有嫁给王子这一种结局。

“轻成一只飞燕”的较真,引来无数网友留言,支持反对皆有。陈丹在《<海的女儿>的女性主义批评》中引出《海的女儿》中的一段话:“只有当一个人爱你、把你当作比他父母还要亲切的人的时候;只有当他把他全部的思想和爱情都放在你身上的时候;只有当他让牧师把他的右手放在你的手里、答应现在和将来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他的灵魂才会转移到你的身上去,而你就会得到一份人类的快乐。他就会分给你一个灵魂,而同时他自己的灵魂又能保持不灭”。

陈丹写道:“这段话和法国女性主义者西蒙娜·德·波伏瓦的一段话何其相似:‘对于女子而言,婚姻是唯一和社区融合的途径,如果没人娶她,从社会的立场看,她是被浪费了。’女性只有通过婚姻才能结合于社会,而人鱼只有通过和人类的婚姻才能得到不灭的灵魂。”

而反对者认为,“孩子不会想那么多,只会觉得海的女儿很可怜很善良”。同时,“不应该剥夺儿童对爱与幻想的权利,不要用成年人世故又圆滑的思想去代入孩子的想法”。

当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少儿文学图书事业部副主任、副编审周亚丽对7岁的儿子龙龙讲述这个故事时,龙龙直截了当地说:“我不喜欢这个故事”,还说:“小美人鱼应该先跟家人说再去海面上找王子,放弃生命也是不应该的,因为她还有爱她的家人。”

“我觉得这是今天的孩子对生命观的一种初始解读。”周亚丽说,“《海的女儿》这个故事是安徒生由一部小说触发的灵感,结合自己一次失败的爱情经历所写的童话。他首次出版已经距今180多年了,21世纪的人对19世纪的童话来进行解读,不可避免会带入今天的价值观。去做阅读引导还是多让孩子说话,而不是先入为主地用一个成人化的视角来规约。跟我儿子聊了之后,我才知道他并不喜欢这部童话,所以不是因为一个故事够经典,所以大家都应该去喜欢。”

《皇帝的新装》和《睡美人》,一开始不是写给儿童的

如果简单用“好”与“不好”来判断《海的女儿》,似乎略显武断。

当周亚丽跟儿子龙龙讲《海的女儿》时,他的反应是:“我看过的《海的女儿》有两个结尾,一个结尾是小美人鱼跟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还有一个结尾是小美人鱼回到大海里跟姐姐们在一起。”周亚丽意识到:“我们今天对经典童话故事真的做了很多版本的改写。”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