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吉安新闻网

2020-06-28 12:33:33150 ℃

吉安新闻网

       

又近端午,民间有喝雄黄酒,于井沿墙脚撒石灰以防“五毒”的习俗。五毒者,蛇、蜈蚣、蝎子、壁虎和蟾蜍。

每到初夏,气温清朗,时有雨至,蛰伏了一冬的蛇开始尽情出来活动,草丛里、竹树上、田埂边时见它们的身影。我的老家是个位于竹坡山脚的小村,各种蛇所见尤多。某年端午清早,安传公一开大门,一条手臂粗的菜花蛇盘卧于他家大门槛上,慵慵懒懒,似睡非睡,引来许多人围观。老辈人迷信,对之不打亦不赶,拱手作揖,问是何方祖宗,说今天是端午佳节,必有祭供,敬请回去,莫吓着娃们。然后放了一挂鞭炮,大蛇果然起身顺墙脚溜回了后山。现在想来,蛇不伤人,人不伤蛇,只有有了对苍生的敬畏,自然才会更加和谐。

然而,在中外许多文学作品中,蛇一律成为歹毒和忘恩负义的代名词。西方伊索寓言有《农夫和蛇》的故事,中国神话《白蛇传》也是先给蛇贴上坏标签(纵然她并不坏),让法海成为道义的化身去镇压她。初中时学柳宗元的《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此固然毒,“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此真是哀,“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这才是悲哀之所在:没有迫取,哪来伤害?

因为世上并无真龙,所以蛇往往成为古人崇拜的图腾。传说中的“大地之母”女娲即是人首蛇身,古代“四灵”之一的玄武,也是龟与蛇的组合。为了表达对蛇的认同,故向来蛇又有“小龙”之称。尽管如此,到了文人风雅的时代,那些沉迷于纸醉迷金轻歌曼舞的柔弱书生,对蛇这种动物,是渐渐失去了好感的。他们嫌它,怕它,厌它,因而蛇也就登不了大雅之堂了。

偶尔还会惦记起蛇的,只有书法家。他们会用蛇来比喻书法,比如“笔走龙蛇”“春蚓秋蛇”“惊蛇入草”什么的,有时是褒义,有时是贬义。据传苏轼和黄庭坚二人有次互开玩笑,黄庭坚说苏轼的字似“石压蛤蟆”,苏轼笑黄庭坚的字如“死蛇挂树”,这话中之义是赞美还是批评,只有各个细细领悟了。与苏轼同为好友的画家文与可,就曾说过:“余学草书凡十年,终未得古人笔法相传之法,后因见道上斗蛇,遂得其妙。”看到蛇打架而草书大进,这与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而悟得草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蛇,以其形体之逶迤圆转,行动之迅速果决,确实与书理颇有相通之处,所以会时不时地为人道及。

但在绘画题材上,蛇确乎是个大冷门。就我所见过的名家画作中,海口资讯网,印象中有一件小扇面,画的是一只老鹰俯冲下去抓一条蛇,难得出现在画面上的蛇也只作陪衬。还见过一幅表现端午节的老画,画的是一条蛇缠于一枝艾草上。再则,便只有出现在十二生肖系列组画中了,齐白石、徐悲鸿都画过。已故的嘉兴隐逸文人画家吴藕汀先生生前,喜欢于新年之际画生肖赠诸友,我有幸淘得他一张画蛇的小品,寥寥数笔,笔简意足。逢着蛇年,挂出来赏赏,也蛮有意思的。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