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童话寓言故事 > / 正文

寓言大家吴广孝的来信

2021-01-24 18:18:28173 ℃

原标题:寓言大家吴广孝的来信

  初识吴广孝老人,是在十几年前的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年会上。吴广孝,东北长春人,高挑的个头,一脸的英俊和笑意。开会大家都熟悉了,他对年轻人很是关爱,对他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可是一位大作家,著作等身,有许多头衔和荣耀:中国当代寓言家,曾任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中国、西班牙、葡萄牙和拉丁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顾问、名誉副会长。出版有《骄傲的红玫瑰》《吴广孝寓言选》等多本寓言集。翻译和校译《归还戈雅自画像》《海盗喋血记》等百部(集)外国电影。作品获多种奖项。《吴广孝寓言选》被评为中国当代寓言名著,寓言《科学家和定律》被评为中国当代寓言名篇。

  东北的长春,西北的兰州,相距几千里,而我却一直怀念着那儿一位已经去世的老人——吴广孝。共同的爱好寓言创作,还有他那才华横溢,他那爱心满满,把我和他结成了忘年交,并深深怀念。

  2019年8月去长春出差,我一搜曾给吴老师寄书的地址,很近!心中一喜,决定去拜访他。

  在一座老旧家属院四楼的楼房里,我见到了想念中的吴广孝老师和师母。

  一聊让人大吃一惊。老师年初害了一场大病,病情非常严重,送进了ICU病房。师母在病房外悲痛欲绝,她想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是没有活着出来的,认为这是永别。这时一位陌生的小伙劝悲痛的老太太,说这病房里确有过病人治好走了出来。这温暖鼓舞的话给忙乱焦急中的师母以信心。此时,远在美国的女儿、孙子才急匆匆赶来。

  我有点不太相信,面容和善微笑的吴老师最近天天在微信上发照片、发作品,还和文友们互动,一片热闹景象,我说出了疑惑。他笑了,说他住院时,没有联系方式,文友们十分着急,发起了“寻找吴广孝”的活动。出院后,老人不想让朋友们担心,发微信等于主动问好,宣示自己活得挺好。原来如此,多么善良而又时刻关心别人的老人呀!

  我坐在慈祥老人面前感慨万千,他已经整整八个月没有出门了。

  吴老邀请我和他并排坐在沙发上,师母忙乎地洗着水果招待。忙完后师母坐在对面茶几前的小凳上,三人一起聊天,说文学、说熟人、说长春、说兰州,说敦煌。吴老很开心,谈起他刚参加工作时搞特殊工作,他们的领导就是李克农,我还想多听些秘密,但有职业素养的他话题一转,说师母是位才女,文学创作比他出名的还早。

  阳光从窗外洒照进来,明媚温暖,三人就像一家人一样谈得温馨自然。

  我介绍着兰州,敦煌和大西北,期望老人能去看看。老人对敦煌非常向往,并说“身体好了一定去,去兰州看朋友、去看看伟大的敦煌”。

  天南地北、一老一少,真诚交谈,精神愉悦,全是由于爱好寓言,这是多么美好的心灵交往。

  我想让这美好的时光永久留住,提议和老人合影留念。师母热心地给我们拍照,指导我们不断调整坐姿,我拥靠着老人,一老一少开心微笑。

  老人给我签名赠书,并专门给我送了本长白山风景照做封面的笔记本,我珍惜地收在手中。

  告别时,老人说:我们拥抱下,我又要哭一鼻子了!

  老人哭了,满眼热泪。我拥抱着老人,强忍着依依不舍的心情,说:吴老师不哭,期待早日在兰州见、去敦煌。我用双手紧紧握握吴老师那写出精美童话寓言的大手,挥手告别。没敢回头,我知道两位老人还在目送着我,沿着楼梯径直走出楼门,才回过头仔细看着老人住的四层楼房,恋恋不舍,心潮澎湃。

  回去路上,老人已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我俩的照片,并写到:“万万没想到啊,寓言作家金雷泉看我!从兰州来,遥远的大西北啊!我感激涕零,铭记吧,这文友的深情!”

  文友、同事、家人、都在点赞、评论,被我们的友谊真情感染感动。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