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听•法院故事】《法官成长史》第56章、第57章

2021-08-01 18:00:03196 ℃

/ 第五十六章
可是离婚的念头一旦在心中生了根,就像是夏天的草一样疯长着,没有办法再消灭,袁二二开始和孙一一分房睡,见面也不说话,两人聊天的内容也基本就是围绕着孩子的归属和离婚之后的事项进行的。
可是这样的讨论注定没有什么结果,往往都是不欢而散,孙一一一气之下,脑袋发热就选择了去法院进行起诉,他以为离婚之后,利益的羁绊会慢慢消灭,可是他还是太过于理想化,不明白双方家庭之间的利益其实已经渗透甚广。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祖宗说的话其实还是极其有道理的。孙一一的爸妈其实心里很复杂,一方面因为利益的驱使,另外一方面他们也知道孙一一的心中不好受。
孙一一的想法倒是颇为简单,为了保持自己外在的家庭美满形象,想通过这样的离婚诉讼找出孩子的亲生父亲,然后去和孩子的父亲谈判一下,让袁二二彻底对离婚死心,所以孙一一找了一个自己的律师朋友,请他代写诉状,目的就是法院不受理他的离婚诉讼,果然,一审法院没有受理他的离婚诉讼,但是却不知道这是孙一一的刻意而为。
但是袁二二不依不饶,在起诉之后他们两个见过几次面,也发生过暴力冲突,然后双方的脸上都有了伤口。
但是这样的冲突对于双方的婚姻关系挽救来说于事无补,而是越发激烈,孙一一也越来越激进,要求鱼死网破,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让袁二二离这个家,离自己越来越远,所有的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就连孩子也不能成为拿捏她的武器了,袁二二确定要离开他了。
听完他们之间的故事,梁晓晴无限唏嘘。这段婚姻中,他们错了吗?也许他们都没错,错的是硬生生把他们的人生凑到一起的名为“利益”的那只手?但是这只手是真真正正地错了吗?一段好的婚姻从本质上来说除了有爱情的结合,同时也有利益的考量,只是为了为了爱情而盲目,也不会为了所谓的利益而妥协。
爱情不也是这样?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会在一起?除了荷尔蒙的吸引,不也有着对于对方优点的欣赏?或者是外貌或者是才能,亦或者是财富,这都是相爱的考量。但是孙一一和袁二二错了吗?他们也错了,他们错在没有把这场婚姻当成真正的婚姻,只是觉得这是利益的结合,所以以旁观人的心态来对待婚姻,若是从一开始坚持选择独身,或者选择妥协后认真经营,那么或许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当然就如同袁二二所说的,在她自己的家庭环境压力和周边人的言语环境压力下,选择独身也是不可能的是,所以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是以悲剧结尾,回首再看,他们是否会后悔当时的选择和决定?本以为是商定好的最佳结果,却没想到是悲剧的开始。
梁晓晴收拾了一下东西,对两个仍旧互相不看着的人说:“你们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无论是以后还在不在一起生活,我都希望你们能以平和的心态去对待,用老人家的话说,或许就是缘分未到。”
看了两人一眼,梁晓晴尴尬了一下,打破了沉默:“我以前看过一个挺心灵鸡汤的故事,在这跟你们说说吧。”估计也是为了缓解尴尬,孙一一和袁二二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对视了一眼,又别开了。
梁晓晴说:“有个男人他的妻子没有任何原因就离开了他,他很爱他的妻子,所以他觉得非常伤心,所以到处去找,后来遇到了一个老神仙,他就希望老神仙棒棒他,老神仙笑了笑,给他看了一段画面,画面里有个女子没有穿衣服地死在了沙滩上,一个男人路过,在她的旁边放了一块石头,标记了她死去的位置就走了。第二个男人路过,想了想,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也走了。第三个男人路过看到了,挖了一个坑,把死去的女子埋了起来,然后帮她立了个碑,写了个无名氏才离开。老神仙问男人有没有明白这些画面的意思?伤心的男人摇摇头,老神仙告诉他,这个沙滩上没有穿衣服而死去的女子就是他妻子的前世,第一个放石头的男人就是他妻子今生的第一个男朋友,但是他们的缘分很浅,他妻子现在的老公就是前世最后挖坑埋葬他妻子的那个男人。而他,前世的一衣之恩造就了他和他妻子之间的缘分,所以啊,上天在冥冥之中已经注定好了所有的缘分,他们之间没能长久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缘分已经结束了,他妻子来报还前世的衣服之恩,现在已经还完了,该离开了,男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妻子为什么会离开,感谢了老神仙以后,也放下了。”
看了两人的脸色,梁晓晴看着孙一一说:“我不评价这个故事所代表的意义,但是在你们的人生中,无论是以后选择独身还是选择别的爱人,千观医药,就说明你们之间的缘分已经结束,继续深陷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没有太多的意义,袁二二和你之间或许就像是老神仙说的那样,缘分已经结束了,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毕竟在外人的眼中,大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来源,潇洒的离开,给对方一个台阶,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不好吗?拼的鱼死网破也换不回来袁二二的回头,到最后两败俱伤又何必呢?再说了,你这么好面子一个人选择将羞于启齿的事情告诉了我,也是对我的信任,我也希望你能真心听进去我的劝说,不管到最后你选择怎么处理,我都等着你的电话,号码就是我之前联系你的那个办公号码。我送你们出去吧,好好想想。”
孙一一和袁二二点点头,站了起来,向外面走着。孙一一张了张口,想说什么……
/ 第五十七章
但是想了想,还是摇摇头,闭上了嘴。梁晓晴知道孙一一现在的心里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决定还是等他想说了再听他说比较好。
到了大门口,孙一一和袁二二分开从两边走,并没有多余的交流,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他们分别开车走了以后,梁晓晴叹口气,回到了办公室。刘成勤已经出差回来了,看到梁晓晴正在埋头整理卷宗,问了句:“怎么样?事情处理好了?老周的提点挺有用的吧?”
梁晓晴点点头,嘴角扯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今天倒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开了,接下来就看他们自己怎么想了,我觉得今天上午的我已经成了居委会大妈,一直都在劝他们,和他们谈心。”刘成勤大声笑了起来:“我跟你说,做法官,很多时候不仅仅是居委会大妈,还是侦探,有时候还是深入基层的村官,想要判好一个案件,就要深入每一个案件,因为很多案件牵扯的不仅仅是案件里面所表现出来的那一件事,而是诸多矛盾的综合,所以这就是我们的职业,懂吗?”
梁晓晴点点头。刘成勤看了看手机,说:“时间不早了嘛,我说呢,我都饿了,你去不去食堂吃饭?”梁晓晴把笔记本合上,点点头:“我等一下罗罡,他今天上午没出差,在单位,我和他一起吃。”
刘成勤撇了撇嘴:“哎,年轻真是好,左手牵右手的都不会腻,还乐此不疲,对了,说起来,你俩打算什么时候办酒席啊,总得让我们去热闹一下呀,再要个小娃娃,咱们单位就又添新丁了呀。”
正好周宗定从边上路过,拍了拍刘成勤:“差不多得了啊,你看看人小姑娘的脸都红了,你个老小子还不吃饭等着看小俩口秀恩爱吗?”刘成勤抄起茶杯,也拍了拍周宗定:“老周你要是羡慕呢就直接说,别那么拐弯抹角的,我不会嘲笑你的。”
两个人你怼我,我怼你的下楼了,留着梁晓晴等着罗罡。正想着呢,罗罡从电梯走出来,在发愣的梁晓晴面前打了个响指,悄声问:“媳妇儿,你在发什么愣呢?”梁晓晴回过神把上午的事情说了一遍,感慨地说:“说实在的,我心里总觉得有点难受,你说好好的一桩婚姻,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呢?”
罗罡摇摇头,不同意梁晓晴的观点:“其实要我说,你说错了,这根本就不是一桩好好的婚姻,这就是错误的结合呀,所以两个人都错了。但是我觉得,袁二二在这桩婚姻中已经有了改变,比如说她在那么多年的时间都没有生孩子,是不是其实也是为了考虑孙一一的心情,但是孙一一呢,仍旧觉得利益占了婚姻的大多数,所以相比袁二二,我更觉得他的责任大一点,算了,吃饭就别想那么多了。”
可是今天的饭菜似乎不太合梁晓晴的胃口,勉强吃了几口以后梁晓晴就放下了筷子,罗罡倒是呼噜呼噜把梁晓晴的菜全部扒拉到自己的餐盘中,风卷残云地吃完了。梁晓晴皱着眉头看罗罡:“我早上给你带的早饭你是不是没吃?”罗罡哼哧哼哧地点点头,然后说:“一上班我就开始忙,压根没时间吃饭,硬是撑到了中午吃饭的点。”
饭后,梁晓晴和罗罡走路消食,梁晓晴想起来什么对罗罡说:“对了,我今天上午跟他们说了一个故事,也希望他们能想通吧。”罗罡听完梁晓晴说的故事说:“你说这个故事,我也想起来一个差不多的故事,要不要听听?反正也是劝诫人的,说不定下次你能用上呢。”
梁晓晴很感兴趣,问:“是什么?”罗罡说:“有个女孩子特别喜欢一个男生,可是那男的一直都不喜欢她,后来死了以后女孩子许下愿望,希望可以来生和男人续缘,神仙听见了,就对女孩说,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愿意等待他三千年,我就让他爱上你。女孩同意了,第一次,女孩化作一棵树,天天站在男孩必经的路,看着他长大娶妻变老死去,就这样过了一千年。第二次,女孩化作一块石头,承受着所爱之人的踩踏,看着他过了一千年。两千年过去了,女孩子突然叫了老神仙,说,她不想等待了,因为两千年的时间让她明白了,强勉的情感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她决心去寻找真正的爱情。老神仙问她是不是已经想好了,女孩回答是。没想到老神仙笑着说,很好,有另外一个男孩子就可以少等一千年了。原来,另外一个男孩子也等着她,在第一次女孩化作树的时候,他成了树旁的石头,第二次女孩化作石头的时候他化作了围绕她身边流淌的溪流,就是为了陪伴着女孩。”
罗罡的故事讲完了,梁晓晴向往地说:“真好,不过说实在的,这样的陪伴倒真是让我挺感动的。”罗罡笑嘻嘻地说:“不是有句流行语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吗?”梁晓晴白了一眼罗罡:“你什么时候也会说这么酸溜溜的话了,跟江路学的吗?”罗罡想到江路大笑了一下,上气不接下气,对梁晓晴说:“我跟你说一件特别搞笑的事情,江路把赵心露给得罪了,你知道是怎么得罪的吗?”
在罗罡的笑声中,他把江路对赵心露的死亡三连回答说了,连带着梁晓晴都忍俊不禁,问:“这江路的情商什么时候下降地这么厉害,不会是因为你教的吧?”罗罡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我这么会哄媳妇儿的人能教出这样的徒弟,那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正说话间,身后传来一声微微的叹气。原来是赵心露,她听到这两家伙提起这事,更为生气,恨不得把江路从远方拽过来狠狠地揍一顿才能解气。看着赵心露的表情,罗罡还是没止住自己的笑,拍了拍她……
审 核丨缪 翔 洪 骏
文 字丨车玉英
编 辑丨孙勤勤

【听•法院故事】《法官成长史》第56章、第57章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