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叔本华诞辰|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的哲学家

2021-08-02 10:52:56167 ℃

亚瑟·叔本华一直都是全世界拥有读者最多的哲学家之一,这(在反讽意义上)部分源于他身上被贴的各式各样的吸睛标签,诸如“头号悲观主义者”、“厌女症患者”、“富二代毒舌男”、“鸡汤文杀手”等等,这些浮夸的标签只是商家用以吸引读者眼球的伎俩,目光犀利的叔本华对这幅悲哀的人世图景早就有所预见:“一个人就像商品一样被贴上标签并受到商品式的对待”。对于叔本华这样一位卓越的思想家,我们更应该知道的是他生前长期默默无闻(长达三四十年被学术界和一般读者所忽视)而依然坚守哲学信条的孤持,他持续探索古老的东方思想(尤其是印度教和佛教思想)的巨大热情,他在自然科学和人文艺术领域所拥有的广泛而深厚的学识和鉴赏力(在他的全部著作中都展露无遗),他对众多哲学家所忽略的主题和现象(包括色彩、天才、同性恋、幽默、疯狂、音乐的形而上学、动物的道德状况、神秘主义、超自然现象以及哭泣等)的孜孜以求的探究,他对后世的哲学、文学、音乐、绘画、心理分析乃至自然科学所产生的极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正是因为以上这些(而不是那些无聊的标签),叔本华才是值得阅读、尊敬和仰望的,正如他临终前的遗言:“希望爱好我哲学的人,能不偏不倚地,独立自主地理解我的哲学。”尼采曾说:“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他的人生导师叔本华以其巨大的勇气、坚忍和智慧,先于他完美地实践了这一人生信念,叔本华哲学的不朽魅力正是来源于此。
1788年2月22日,叔本华出生于但泽的一个商人家庭。他的青少年时代就像一个来回摇荡的钟摆,挣扎于“学者”和“商人”这两个迥异的人生目标之间。若干年后,叔本华写下了那个举世皆知的著名比喻:人生就如一副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来回摆动。无论是经商颇为成功的父亲海因里希·弗洛瑞斯,还是雅好文学的母亲约翰娜,都希望叔本华继承家族的事业,成为一名成功的国际化商人,而不是走上前途渺茫的学者道路。为此,15岁的叔本华和父亲之间做了一次“交易之旅”:他选择了参与家庭大旅行的决定,而不是作为学者继续深造,并承诺旅行归来就为经商生涯做准备。其实,这趟旅行延续了父亲让儿子“阅读世界之书”的策略,而这一“阅读”是让年轻的叔本华为国际化商人生活做好准备而设计的。有趣的是,这次旅行并没有让叔本华走上经商之路,却为他日后写作那本“世界之书”——《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提供了不竭的灵感和广阔的素材,对他在心智方面发展成为一名哲学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作用。这次长达两年的欧洲漫游之旅,包括经常性的定期看戏和听音乐会,参观博物馆和艺术画廊,探寻庭园和自然景区,以及观赏欧洲那些最伟大城市的雄伟建筑等内容,也让叔本华享受到了第一流的美学教育,这些早年的审美经历将在他后来几乎所有的著作中找到不同程度的回响。

叔本华诞辰|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的哲学家

青年叔本华
不过,叔本华真正的人生转折点却是他父亲之死(通常认为是自杀)。这不仅让叔本华得以追随内心的渴望——成为一名学者,也让他日后继承了一笔丰厚的家族遗产(这对于一名学者而言至关重要),同时也开启了他关于自杀和死亡的严肃思考。然而,叔本华并没有将哲学作为大学学习的主要学科,他在哥廷根大学注册入学的学科是医学,因为约翰娜尽管同意他放弃将来经商的规划,却要求他必须为谋生而学习。这一看似对叔本华“不利”的要求,却再一次为他的哲学之路提供了重要的铺垫。在哥廷根大学(以自然科学著称)的两年中,叔本华修读了大量的自然科学课程和讲座,包括德国比较解剖学先驱、现代人类学创始人布鲁门巴赫的四门讲座:自然历史、矿物学、比较解剖学、生理学,内科医生和化学及药学教授斯托梅耶尔(镉的发现者)开设的化学讲座,数学家和物理学家迈尔开设的物理学课程以及天体物理学和气象学讲座,解剖学家及外科医生朗恩贝克的系列讲座以及施拉格尔所讲授的植物学课程等。对自然科学知识的熟稔,同样贯穿于叔本华日后的各种著作中,包括后来他与歌德关于色彩理论的探讨,以及他那篇著名的《论自然中的意志》(1836年)。无论是他所上过的正规自然科学课程,还是他所继续阅读的自然科学读物,都使得叔本华比与他同时代哲学家在自然科学方面更具修养,而终其一生,叔本华都坚持哲学家必须知晓自然科学最佳研究成果的观点。
幸运的是,叔本华还在哥廷根大学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位贵人,他就是讲授形而上学、心理学和逻辑学课程的舒尔策教授。正是舒氏开设的这些课程和讲座,唤醒叔本华去学习哲学,并建议他专注于柏拉图和康德学说的自学,熟悉叔本华哲学的人清楚这条建议的重大价值——叔本华自称其哲学有三大源头,其中两个就是柏拉图和康德。就在这一年,23岁的叔本华在一次与朋友的聊天中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人生真是糟糕透顶的事情,我已经决定花费这一生去琢磨和探究这一糟糕透顶的人生。”随着从医学到哲学这一忠诚的转变,叔本华一段在思想上狂飙突进的岁月由此开启。在柏林大学的课堂上,叔本华并没有对“哲学世界的太阳”——费希特的光芒感到炫目,恰恰相反,他对费希特的思想嗤之以鼻,以至于他的课堂笔记中尽是对费氏的挖苦与讽刺,正如他后来对黑格尔、谢林等人的谩骂和嘲讽(他甚至将自己的小狗取名为“世界精神”),这种叔本华式的自负将伴随他的一生,除了哲学思想上的对立,我们毋宁将之视为他度过艰难人生的一种(略带孩子气的)发泄方式。
从25岁到30岁的六年中,天才勃发的叔本华连续写出了博士论文《论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1813年)和他的代表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1814-1818年),尤其是后者,足以奠定他一生的成就。这部杰作共分为四篇:认识论、自然的形而上学、艺术的形而上学、伦理的形而上学,全书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明“世界是我的表象”开篇,并以作为表象的世界和作为意志的世界相互交替的方式行进,这一如交响乐般富于曲式变化的杰作始终保持一种生气勃勃的姿态,从认识论行进到形而上学与美学,并最终抵达了伦理学的终点。残酷的是,这部融合了东方和西方哲学思想的伟大作品,竟然长达三四十年被整个德国学界置若罔闻。该书出版一年半后,只售出一百多本,其余大部分当作废纸卖掉了。面对这一境况,叔本华自信地说道:“如果不是我配不上这个时代,那就是这个时代配不上我。”这句掷地有声的话道出了古往今来多少天才和杰作曾遭逢的可笑境遇,只因他们远远地领先和超越了那个时代,以至于鲜有人能理解和欣赏。显然,叔本华深谙此理,后来在该书第二版的序言中,他这样写道:“不是为了同时代的人们、不是为了同祖国的人们,而是为了人类,我才献出今日终于完成的这本书。我在这样的信心中交出它,相信它不会对于人类没有价值,即令这种价值,如同任何一种美好的事物常有的命运一样,要迟迟才被发觉。”是的,只要是天才和杰作,终有逆袭之日。
在叔本华的哲学中,只有意志是自在之物,这一康德哲学中伟大的未知之物,以及那被费希特、谢林和黑格尔所抛弃的东西。对此,叔本华推断道:“现象就叫作表象,再不是别的什么。所有的表象,无论是哪类,一切客体,都是现象,唯有意志是自在之物。……它显现于每一盲目地起作用的自然力之中,也显现于人类经过考虑的行动之中。”这一断言呼应了他在德累斯顿的笔记中指定为单一思想的东西(这一思想贯穿了叔本华的整个生涯):“我的整个哲学用一个表达式加以概括:世界是意志的自我认识。”由此,将人的身体作为意志和表象的双重体验,成为叔本华形而上学的关键。在该书第二版中,叔本华指出世界乃是“人的宏观体现”,那种宏伟的人。因此,有人将叔本华戏称为“身体哲学家”(丝毫不带任何贬义)。那篇惊世骇俗的《性爱的形而上学》就收录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版中,这篇随笔既无先哲可以依傍,也无前人可以驳斥。早在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之前,叔本华就极富洞察力地强调性在人类事务中的无处不在和无所不为。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