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朋克风的中国神话,国漫电影的追光之程

2021-08-04 02:04:39137 ℃

  黄家康看上去还像个大孩子,不肯透露年龄的他说自己已做了20年动画。曾参与过《忍者神龟》《阿童木》等国外动画的制作,当时他想,什么时候才能做中国的动画?

  近日,《白蛇2:青蛇劫起》上映,首周票房超过3亿,豆瓣开分7.6。该系列的第一部《白蛇:缘起》在2019年逆风翻盘时,票房近4.7亿,豆瓣评分7.8。两部国漫电影的导演,都是黄家康。

  采访《白蛇2》的主创团队是在他们的“单位”追光动画,所在楼名叫“夸父楼”。夸父,中国上古神话传说中以“追日”闻名的人物,在今天似乎带着国漫追光的某种象征与期待。

  源自中国古代经典,也想和当下年轻人交谈

  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国漫电影票房排名前三分别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都是源自中国古代经典的“故事新编”,加上《白蛇》系列,这也许不是巧合。

  片中的设定有着不少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白蛇传》原著中写道,小青为了救出被压在雷峰塔底的姐姐,在黑风洞修炼了20年,片中小青和法海斗法的地方正是“黑风洞”;片中的修罗城,出自佛教六道轮回的“修罗道”;城中的风火水气“四劫”,每一劫对应的飞廉、毕方鸟、玄龟、鳛鳛鱼,都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而全片的核心概念“执念”,更是一个非常“中国”的概念……

  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副教授、“动画学术趴”创始人刘书亮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纵观中国动画的发展史,《西游记》可以串起一条显在的线索。从第一部长篇动画《铁扇公主》到经典的《大闹天宫》,再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及一系列电视动画剧集,改编《西游记》似乎成了中国动画创作者的一个重要“爱好”。

  “中国动画的创作非常倚仗中国的神话故事和古代文学改编;这反过来也说明,这条路经得住市场的考验。近年来成绩比较靠前的中国动画电影,走的都是这条路。”刘书亮说。

  那对于“老故事”的创新,什么能变什么不能变?

  黄家康认为,一个故事能流传千年,一定有其强大生命力,所以在改编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它原来的“味道”。比如,在改编《白蛇传》时,人物设定是不能变的:小白和小青是“蛇妖”,她们的性格一个偏稳重一个偏活泼,小白和许仙的爱情、小白和小青的姐妹情……在这些人物关系不变的情况下,去挖掘新的故事,去探讨当下年轻观众关注的话题。

  在白蛇历来是“大女主”的诸多作品中,《白蛇2》是为数不多以青蛇为主角的。黄家康说,选择小青为女主,一方面是上一部已经讲完了小白的爱情故事,另一方面,小青与姐姐的感情也是值得探索的。“小青跟小白不太一样,她更像现代女性,敢爱敢恨、勇敢独立,透过她在修罗城中的磨难,观众跟着她一起成长。”

  所以,我们在《白蛇2》中,看到了小青初入修罗城,得到孙姐的帮助,这就好像职场前辈对新人的帮助;后来,司马的背叛,蒙面人的欺骗,要不要坚持目标和初心,等等,这都像是年轻人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

  “远离”原著的新故事,朋克风的神话,可以有

  改编中国古代经典,有优势,也会带来问题:大家都去改编,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动画电影的同质化。但《白蛇2》给刘书亮带来了一种不同的感觉:“我个人之所以喜欢这部电影,原因之一是它整个故事的世界观设定、情节的类型与走向,离原著比较远,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白蛇2》的主场景修罗城,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古今建筑混杂,朋克风与水墨风混搭,模糊了时空感,也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视觉体现,毕竟谁也没见过青蛇在摩天大楼打怪兽。

  朋克风的神话故事,之前我们依稀在日本漫画家峰仓和也的《最游记》、藤崎龙的《封神演义》中看到过。这两部作品也脱胎于中国的传统故事《西游记》和《封神演义》,两者风靡一时,似乎也证明了市场对混搭风的认可度。

  黄家康说,传统文化要“出圈”,一是要有新的故事,二是要有好的视觉,而动画,正好是能将这两者连接的极好载体。但他强调,动画风格并非刻意为之。

  “有很多观众问,《白蛇2》是‘朋克+水墨’混搭,你们是不是想打造什么风格?其实不是,我们从来没有刻意为了什么风格来做一个故事,而是因为这个故事来设计一种风格。看过片子就知道,片中对修罗城的设定,是有不同朝代的人和妖进来,有不同年代的建筑,有各种劫难——这样的故事,自然需要混搭的风格。”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