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张小星‖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新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张小星‖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新

2022-04-14 04:28:00145 ℃

张小星‖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新——“情理哲学运动”述评

2022-04-09 08:00 来源: 追心的孩子

原标题:张小星‖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新——“情理哲学运动”述评

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新开展

——“情理哲学运动”述评

张小星

本文原为《当代中国哲学的情理学派》一书“第四编:情理学派的新开展”所写的导读,旨在集中展现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最新发展状况,并对其中的代表性成果做出评介。现应本刊要求,本文在此略作修改。

作者简介:张小星,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哲学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儒家哲学。

编者按:文章原载《当代儒学》第20辑,第179-189页。

【摘要】现当代新儒家“情理”(情感-理性)进路的开创与形成,为进一步探讨儒家哲学的相关论题提供了新的思想视域与方法论指导,从而在当下中国哲学界引起一场颇具规模的“情理哲学”运动。其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儒家情感哲学的新探索。在分析并批判先秦儒学、宋明儒学“情感”观念的基础上,提出建构新型儒家情感哲学;二、儒家伦理学与政治哲学的新推进。基于儒家政治哲学的基本原理,即“仁→义→礼”结构,来阐发一套以仁爱情感为本源、以个体观念为核心的现代价值观念体系,进而建构一套适应于当下现代性生活方式的社会规范及其制度;三、儒家功夫论与境界论的新概括。“情理学派”前三代学人所建构的“情理境界观”不仅呈现了儒家境界观、功夫论的现代转型历程,同时也表明这种转型在实质上乃是一种“情感论转向”;四、关于儒家经典诠释传统现代转型的新建构。在考察中国经典诠释观念的基础上建构新的诠释学理论,推动中国经典诠释传统的现代转型乃至“中国诠释学”的建立。

【关键词】情理学派;生活儒学;情理哲学运动;情感论转向

本文的主题是“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新开展”,旨在集中展现“情理学派”的最新发展状况,即第四代学人在相关论域的最新研究成果。

关于当代中国哲学“情理学派”的致思进路、理论特色以及形成历程,胡骄键《现代中国哲学的情理学派》[1]已做出详尽梳理与准确概括,无须赘言。但有必要指出的是,从儒家哲学现代转型的角度来看,由冯友兰“新理学”到蒙培元“情感儒学”再到黄玉顺“生活儒学”所形成的“情理”进路,实质上体现了当代中国哲学由主体性哲学范式向前主体性哲学范式的转换,“情感”取代“理性”而成为哲学之思的终极性奠基观念:首先,“情感儒学”突破了“新理学”之“人是有觉解底东西”[2]的理性主义范式,提出“人是情感的存在”[3]这一核心命题,指明“情感”先于“理性”并为之奠基,但其所说的“情感”仍然是指主体性的道德情感;然后,“生活儒学”则突破了“新理学”与“情感儒学”的主体性哲学范式,将“情感”彻底化为前主体性的本源情感,亦即生活本身,“生活本身首先显现为生活情感”[4],“情感”在此成为先行于一切存在者的存在本身,由此开启并奠定了前主体性哲学范式。惟其如此,“生活儒学”为“情理学派”的“新开展”敞开了诸多理论可能,为进一步探讨儒家哲学的相关论题提供了新的思想视域与方法论指导,从而在当下中国哲学界引起一场颇具规模的“情理哲学”运动。

这里所选的文章便是在此运动中展开并涌现出的最新理论思考:所谓“新”,指的是这些理论思考并非“照着”而是“接着”“新理学”、“情感儒学”,尤其是“生活儒学”来讲的,其本身是对当代中国“情理哲学”的自觉接续与积极拓展;所谓“开展”,则是指这些思考与讨论正在进行、远未完成,而且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下去。

为了方便读者阅读,现根据论题的相近性将所选文章分为如下四个方面:

一、儒家情感哲学的新探索

这里共收入三篇直接涉及儒家“情感哲学”的文章。毫无疑问,“情理哲学”属于当代“情感哲学”的范畴,就其作为儒家哲学的现代性建构而言,其本身标志着儒学的“情感论转向”[5]。如果说“现代哲学”[6]的建构首先要求建构一种现代性的新形而上学,那么“情理哲学”则首先必须建构一种新的情感型形而上学,其核心任务在于阐明:本源生活情感如何生成并给出新的情感性形而上者(或曰“情感本体”)[7]。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