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海外故事|杜库姆的春天,谁是主角? - 故事窝

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海外故事|杜库姆的春天,谁是主角?

2022-04-21 16:35:45190 ℃

凌晨5点,阿曼杜库姆的沙尘暴就“起床”了,它呼啸着从大漠深处而来,吹向了海岸线。沉寂了两个多月的天空,不再是蔚蓝色,而是一片黄灿灿。在海的那边,升起的朝阳,瞬间变得朦胧了,就像一块毛玻璃过滤了万丈光芒,分不清哪里是沙漠,哪里是大海。沙尘暴当仁不让地成为这里春天的主角,从黎明刮到傍晚。

早餐,李祥的米饭里又多了几个沙粒,让他吃出了“春天的味道”。沙粒在与牙齿的碰撞中,炫耀着自己无孔不入的能力。作为炼化工程十建公司阿曼杜库姆炼油项目部的质量经理,李祥已经与沙尘暴斗争了三个春天了。

浮沉是沙尘暴的前奏。李祥抬头望了望远处的大漠,原先发黄的天空,已经变得昏暗起来,风声也在耳边呼呼作响,就像万马奔腾一样,朝着他肆意妄为。浮沉中的小沙粒,欢快地在空中跳起了舞蹈,似乎在炫耀着它们的主力军就要驾临了。不到一刻钟,沙粒子就开始激烈地碰撞着李祥的安全帽,噼里啪啦像点燃了一串串鞭炮。李祥头也不回,三步并作两步走,赶往压缩机组厂房,那里正在进行单机试车。

在沙尘的沐浴下,装置区里每条管线上都披了一层淡黄色的外衣,那早已耸立起来的塔器设备在沙尘里岿然不动,他们好像在说,沙尘,你来得再猛烈些吧,当年那些勇士们,早已给我打好了坚固的地基。压缩机组厂房里,发着绿光的按钮让李祥在沙尘暴里,找到了前进的方向,轰鸣的机组声音已经盖过了沙尘的吼叫。

摊开压缩机组试车图纸,李祥抖了抖上面的沙尘,招呼李兰明钳工班的弟兄们做好试车记录。此时,厂房四周的彩钢瓦开始呼呼作响,沙尘暴主力已经到达,天彻底黑了。主管廊和空冷器上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尤其是塔器设备上的灯更加明亮。沙尘呼啸着,就像亿万只飞蛾一样,撞向每一盏明灯。在两个小时里,三台压缩机组完成单机试车任务。刚签完试车任务单,李祥就迫不及待地和大家一起做好试车记录。

中午时分,天依旧黑着,阳光早已被沙尘暴湮灭。李祥再一次检查了压缩机组的防护设施,他绝不允许让沙粒钻进压缩机里,哪怕是一颗沙粒都不行。忙活了一上午,李祥已经是饥肠辘辘。由于下午还要进行管道试压,李祥就让餐车把午饭拉到了工地上。这顿午餐的佐料没有变,沙粒子依旧在嘴里上蹿下跳。“宁可饭碗中有沙粒,也不能让精密的压缩机设备里钻进沙子。”李祥边用午餐边盘算着再检查一下压缩机组的防护。

也许憋得时间太久了,这春天里的第一场沙尘暴耐力十足,已经吹了10个小时,依然没有减弱的迹象。大漠里的春风,挟裹着沙粒子组合而成的沙尘暴,继续在工地上肆虐。李祥的嘴唇又裂了,沙粒子打在上边,让他感到一阵阵生疼。来不及喝口水,李祥就把12个管道试压包任务安排了起来。

在到处是黄沙的工地上,李祥又和管工班的师傅们进行管道试压了。抬来试压泵,接上水管,任凭沙尘如何耀武扬威,也抵挡不住他们完成管道试压任务的决心。试压泵响起来了,水管鼓起来了,压力表动起来了,管道试压如期进行,故事窝,整个工地上,已经没有人关注漫天的沙尘了。呼呼的沙尘,不想被这么无视,它们开始做最后的疯狂。风又紧了,沙粒子变本加厉地打在每个人的脸颊上,它们向耳朵里钻,向嘴里跑,向眼睛上撞,似乎要让所有人知道,它们才是杜库姆的主角。但沙尘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它们面对的是一支拖不跨、打不烂的石化铁军队伍。

傍晚6点,吹了一天的沙尘暴坚持不住了,它再也没有力气在工地上肆无忌惮。李祥的这一天很充实,他带领大伙完成了压缩机组单机试车和管道试压任务,沙尘暴终究没有阻挡住项目建设的步伐。夜深了,沙尘暴已经无影无踪,也许第二天凌晨,它们还会再来,但杜库姆春天里的主角,已经不是它们了,而是已经走进梦乡的石化“蓝精灵”。(田元武)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