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谁的青春不任性:梦在,青春在

2019-07-01 11:06:58142 ℃

谁的青春不任性:梦在,青春在

青春时期的孩子充满对成长的渴望、对陌生世界的好奇、对自己的期许和对未来的憧憬,那时的任性中有我们放飞的梦想。

前些天阴雨绵绵,滴滴答答地敲在窗上,吵得厉害,难得今天雨停了,少了雨水的吵嚷,我窝在床上,吹着空调,舒服得不想起床。

突然闹钟响了,我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心里暗叫,惨了惨了,需要过去给妹妹做饭了。妹妹是父母晚年得女,被他们视若宝贝。如果去晚了,爸妈肯定会数落我。

因为爸妈最近要加班,所以给她做饭的任务就交给我这个最近休年假在家的闲人。穿好衣服,拿起钥匙,我才突然醒悟,我不用去了。

因为今天是妹妹去体校集训的第一天,从这天开始,她要在那儿度过漫长的四十天,进行游泳训练。

说起来也奇怪,训练中心施行军事化管理,有早上五点半起床晨练,不准带手机、不准带电子产品、不准带零食等等一系列让人咋舌的严格要求。我不能想象,每天手机不离身,零食不离手的妹妹,怎么会愿意忍受这些规定?

报名前,父母曾经一次又一次地问过她,是不是算了?暑假在家多舒服,体校没空调、没网络,又热又难熬,何必去受这苦?整整四十天集训,只有周末才放半天假,平常不准家人探视,什么休闲娱乐也都不能参加。连手机都不让带,就是受了委屈,想打个电话回家哭的地方都没有。何况你今年已经高二了,马上就要面临高三超负荷的学习,何必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妹妹却是想都不想,诺达软件,一拧脖子说:“我要去,我就是要去。”

前几天我带她去报名的时候,去看一眼训练中心的居住环境:还是20世纪90年代末筹建的老式宿舍楼,六层高,没有电梯。

谁的青春不任性:梦在,青春在

在七月初这样的季节,我才爬到三楼,就已经满头大汗,留给她们的房间朝向不好,全是向西的,下午的烈阳炙烤在屋内,热得好像墙面都快要烤焦了一般。

房内没有空调,只有吊扇,每间房的室内都放着三张架子床,密密地挤放在一起,床与床的空隙间,只容转身。屋内没有洗手间,每层楼的走廊尽头是洗衣间和厕所。洗衣间里没有洗衣机。厕所因为太旧,门已经关不紧了。洗澡只能去一楼游泳室外的澡堂。

看到环境如此简陋,我都有些心痛了,哄劝她说:“这么热,宿舍连个空调都没有,中暑了怎么办?这儿又没有洗衣机,你怎么洗衣服?还是回家算了吧。”

妹妹一听,就叫嚷道:“我就要参加集训,帮我报名。”

想来今天送她去集训时,父母心里也一定会百般滋味在心头吧,看着自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去受这样的罪,该有多少不舍呀!

况且妹妹是普通院校的学生,她游泳的速度水平,在我看来,不可能达到参赛的标准,也不可能成为体育特长生,不会得到高考加分之类奖励。至于对以后就业,游泳特长,发挥的余地也少得可怜。

但是妹妹在家里哭嚷撒娇个不停,最后父母与我选择了退让。

现在,看到这样的她,我不禁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那时候,我喜欢绘画。

可惜父母表示学习绘画十分浪费钱,又不可能对我的人生有正面的帮助,因为画家出名的太少,而更多的人都是默然无声。浪费了时间学画,如果不能出名,最后能干吗呢?

用父亲当时的话说:“坐在街头帮人画头像,一张十元,或十五元,这收入还不够买纸和铅笔的,不要说养活你自己了。”

那时候我也什么劝告不听,自己从零用钱里一点一点地省下钱来买纸笔,随时随地都抓住一点点课余时间去练习。有时候甚至会因为绘画而耽误了做作业。

父母劝过,骂过,打过,但却犟不过我。可能年少时,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一个叛逆而任性的小恶魔吧,所以我依然故我地坚持画画。

渐渐地画的线条慢慢变得流畅,有时候,三笔两笔一勾,便是各种小物件的形象,瞧着也十分生动。母亲开始觉得我画得像样了,勉强同意让我报考了当地美术学院。

可惜,我没有通过美术学院的艺术加试。好在平时的学习并没有落下,通过调剂,我成为一所高校计算机信息应用类专业的学生。

虽然我没有成为美术学院的学生,但那时候我的梦想还在继续,学习计算机以后,我对编程等等应用完全不感兴趣,十分热衷于学习钻研计算机在绘图方面的运用。

这种任性而为的性子,让我在校时,多科高挂红灯,险些毕不了业。

毕业后,为了这个梦想,我漂泊在外多年,一直不能有稳定的收入与工作。很多时候只能靠给有些工作室画图与上色领取微薄的薪水。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