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哲理故事 > / 正文

​茶馆相声的传承与创新:天津名流茶馆30年的传奇故事

2021-01-22 06:19:26195 ℃

近些年,相声火了。进茶馆听相声成为老百姓的一种新时尚。在“相声窝子”天津卫,就有这么一家老牌相声茶馆——名流茶馆,已走过30年历程,仍火爆如昔。一到下午和晚上,常常座无虚席,挤满了从各处赶来听相声的观众。台上妙语连珠,台下掌声不断、叫好不绝。

​茶馆相声的传承与创新:天津名流茶馆30年的传奇故事

名流茶馆成立于1991年,是中国改革开放茶馆行业复苏以来天津首家具有传统民俗特征和举办民间演出性质的天津相声茶馆。历经30年,骆玉笙、马三立、尚长荣、苏文茂、关学曾、冯巩、姜昆、郭德纲等曲艺界名流曾多次在此登台献艺。名流茶馆几乎见证天津曲艺发展史,其老茶馆、原生态的演出也成为全国相声院团学习的典范。其早在全国相声小剧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之前,名流茶馆每天一开门就能看到很多观众争先恐后过来抢票。

但名流茶馆的老板于承艳,却不是相声艺人。一个外行经营相声茶馆如此成功,究竟有哪些诀窍?记者近日采访了于承艳,听她讲述天津茶馆相声的传奇经历。

初入曲艺圈,举步维艰  

作为名流茶馆的“掌门人”,她回忆“我那时遭遇生活与工作的双重变故,多重打击让我意识到女人需要有一份事业,坚持下去才有出路,最后咬牙把唯一的独单卖了,卖了9.5万元钱,花了5.6万元买断了茶馆的经营权。”于承艳说,卖了房,没有了家,开始的那八个月,于承艳只能住在二楼茶馆对面一间用做办公和仓库的6平米小屋里。

一个外行经营名流茶馆,于承艳并不了解曲艺圈子里的门道,寒冷和孤独中她承受着接手茶馆后面临的种种困难和压力,在“赔钱”中摸索了好几年,尝尽苦头。再说起旧日辛酸,于承艳仍不免泪流满面。

“那时候艺人很少有固定的演出场所,有些艺人还欺生,每场4个小时的演出,一张门票才5块钱,还赠送茶水;每月月初就接到房租、水费、电费、暖气费、厕所费、管理费等一大堆账单。”于承艳想到自己已经把全部的家当和后半生都押在了这里,她已别无选择,只能咬牙坚持下去。

当时的天津茶馆几乎都是戏曲演出,听众少,演出团体也少。为了吸引观众,于承艳想尽了各种办法,并经常到外地去接一些文艺团体来津演出,希望能让园子的经营有所好转,为了请演员和招揽顾客,于承艳说自己什么“骂”都挨了,什么苦都吃了,赔钱也得坚持。但情况一直没有好转。

成功的基础在于坚持,于承艳没有放弃,而是寻求更多的演出形式。自1992年与老艺术家艺术团合作,在过程中不断摸索,一场由马志明等老艺术家参与的专场相声演出成功,让她受到了启发,继而把相声专场演出引进园子,之后又陆续与更多的相声团体合作,影响越来越大,声势越来越强,名流茶馆在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逐渐有了起色,到2004年左右形成了场场爆满异常火爆的局面。

改革:与传统经营理念博弈迎来“骂声一片”

名流茶馆虽然在探索中迎来了火爆场面,但当时受到社会环境和消费观念的影响,5元一张门票的剧场收入让当时的于承艳难以经营下去。

为了维持剧场的正常运转、改善演员收入,于承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对茶馆进行“改革”。因为不懂内容,她从经营上入手,先把前排的票价从五块涨到了二十五块。这样的“改革”也让于承艳在圈儿内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因为她是茶馆行业第一个涨价的人。

​茶馆相声的传承与创新:天津名流茶馆30年的传奇故事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贵田王佩元在名流茶馆表演)

“改革”也让于承艳收获骂声一片。首先是观众骂,当时的社会民众根本没有文化消费的理念和习惯,一些文化演出基本都是由“工会发票”或“政府部门组织”。让老百姓掏钱买票,且买“高价票”,名流茶馆吃了“螃蟹”;其次是演员骂,因为涨价后的第一天,前几排几乎没有人,所以说相声的老艺人很是不满。

“当时的行规是剧场和演员三七劈账,剧场拿三,演员拿七。因为调高票价无人购买前三排的票,以致收入减少,这个‘罪过’直接落在了剧场老板身上。”于承艳说,当时一些老艺人不理解,说话还很难听,自己只能隐忍,直到三周之后,剧场前三排又卖满了。看到多挣出来的钱,艺人们用脸上笑容承认了于承艳的“改革”。

回望名流茶馆30年,于承艳说的最多的,除了继承和“坚守”,还是“改革”。她认为,正是由于无数次试探市场,才换来今天“名流茶馆”这铁打的“江山”。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