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窝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作文 > / 正文

她终于来了初三作文

2019-10-22 00:09:21178 ℃

  偶然,整理抽屉时一张双人合影掉了出来。我的目光一下落在左边小姑娘的脸上。照片上的小丽,双唇紧闭,明星绯闻网,而那双黑而亮的大眼睛,此刻却平视着前方,那眼神分明是疑惑的,甚至还掺着一丝惶恐......这是我们离别前的合影。

她终于来了初三作文

  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她时时笑声朗朗。记得她随老人迁来我们的邻居时,第一次见面就冲着我调皮地笑。尽管我比她大两岁,但论胆子,可不如她。小丽敢从学校石阶的最高层一蹦而下,自告奋勇地要做我的“保护人”。我不服气,眼睛一闭,脚一跳,顿觉如坠青云,耳边响起了一阵咯咯的笑声:“怎么样?下来吧?......”

  至今,她的笑声仍萦绕在我的耳际。可照片上的她紧抿嘴唇,隐隐地流露出一丝若有所失的惆怅。

  两年前,一天她父母托人把她带回农村老家去。一时间,小丽成了左邻右舍的“新闻人物”。一些“好心”人开始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她,窃窃私语:“唉呀,是到新疆农村穷地方呀!”“哟,那儿有学校吗?这孩子还有什么前途啊!”外婆也常暗自垂泪地说:“没办法,小小年纪就要开始吃苦喽!”

  我愣了,小丽也惶然不知所措,笑容从脸上消逝了,代之以莫名的疑惑和忧虑。

  在她临走前几天,学校体育老师也来了,劝外婆把她留下,还说有可能推荐她到少年体校去打篮球,这正是小丽最喜欢的活动啊!可是......小丽伤心地哭了。

  我俩这对形影不离的小伙伴到了照相馆,银光灯一闪,留下了合影,也结束了她童年时代的上海生活。

  小丽走了,而信签带着她的思恋从遥远的天山飞到了我身边。开始,她告诉我:“生活很不习惯。”不久她又要求从上海寄运动鞋,信很简单,我却很纳闷。她大概很苦吧!

  上星期,小丽又来信了,这回信厚厚的,我翻来覆去看了很久,信上说“......你以为我在很新疆很苦吧,的确,初到这陌生的环境,离开了老朋友,生活条件也没上海好,我哭过。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我在村里的学校读书,同学间尽管民族不同,但十分友好,学校每年夏天还举行运动会,可热闹了,我还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哩!这里生活条件虽没上海好,但爸爸妈妈说这几年变化已很大,比他们初来支边的时候好多了。爸妈常对我说,艰苦怕什么?苦可创造甜,使边疆彻底改变贫穷面貌的任务就落在我们身上。我也爱上了这儿的草原,这儿的马群。每天早晨老母马总是第一个和我打招呼哩!你想象不到吧,我现在已学会骑马了,老母马真好,从不让我摔着,大概它也惦着我给它挤奶的事了吧,哈哈:我要在草原上奔驰起来了......

  想着想着,我的眼睛湿润了,看着照片中的小丽,我忽然惊异地发现:她笑了!抿紧的嘴唇松弛了,嘴边挂上了笑意,眼神也似乎焕发了光彩。

  她笑了,我仿佛听见了她那甜甜的笑声,舒心的笑哟,洋溢着边疆少年对生活的热爱,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这笑声也深深地震荡了我的心弦,回想两年前分别时的情绪,该是那么的幼稚可笑啊!边疆农村是艰苦的,然而它绝不是不可涉足的”苦海“,在那儿,阳光与人同在,欢乐与人同在,奋斗与人同在,在那儿,广阔的天地正迎接有志者去施展才智!

  她笑了,将越笑越欢......

热门图片
最近更新

Powered By 故事窝 津ICP备17010653号-1 网站地图